最奇特病人!男子「無法看到」數字,全球目前已知的唯一病例,究竟是什麽導致的疾病?

阿吖 2020/08/28 檢舉 我要評論

奇特的病人

其實 RFS 也並不是生來就是如此,他原本是能看見數字的,但從 2010 年開始,RFS 就總是會感覺到頭疼,並且開始出現表達能力下降、暫時性失明的症狀,而在之後連走路都有點困難。RFS 就診後,被醫生診斷爲 皮質基底節綜合征,這是一種神經退行性疾病,一般會導致行動和語言功能障礙。

但 RFS 的另一種病症也讓醫生感到驚訝,他表現出了其他病人沒有的症狀——看不到數字。約翰·霍普金斯的研究團隊指出,這是 他們已知的唯一一個看不見數字的人。在 RFS 眼中,2~9 這些數字並沒有固定的形狀,而是一些雜亂無章的線條。



而更神奇的是,除了 2~9 這幾個數字,RFS 感知其他的符號能力並沒有問題,包括英文字母、圖形他都能清晰地分辨。哪怕是一些外觀像數字的符號,他也能看見,比如 RFS 能看見字母「B」,但是看不見數字「8」。



左邊是展示給病患的數字「8」,右側是病患根據「8」畫出的圖形

而隨後的測試結果還顯示,這些數字 無論單個出現、成串出現或者和字母搭配出現,RFS 都無法識別,例如 8、476、A7 這些字串在他眼裏都是無意義的黑色線條。而更複雜的「#」、「$」、「+」他卻都能正確識別。研究人員爲了排除其他條件可能造成的影響,改變了數字的顔色、大小、展示時間甚至是數字圖的對比度,都無法改變這一事實,RFS 的確是看不到 2~9 這幾個數字。

但是, 1 和 0 這兩個數字成爲了例外,RFS 不僅能看到,而且還能正確地說出和摹寫展示圖上的 1 和 0。研究人員認爲,1 和 0 這兩個數字可能在數學中的地位和其他數字不一樣,並且演算法運算中 1 和 0 的使用要更獨特;又或者是 0 與字母 O,1 與小寫字母 l 很相似,讓它們辨別起來要相對簡單。論文認爲,「最有可能的是,1 和 0 的視覺處理過程與其他數字並不一樣。」

一開始,研究者還只是以爲 RFS 僅僅只是看不到數字,讓他們沒料到的是,數字竟然能成爲一塊巨大的「馬賽克」,如果把一個字母畫成線條框的形式,RFS 不僅能看出字母是什麽,往線條框裏添加的東西也能看懂。但是,當這個線條框是數字形式時,無論線條框裏是什麽,RFS 就很難判斷出來了。 放置在線條框裏的一些字母和簡單符號他還能偶爾判斷正確,而複雜的圖形放進去後判斷准確率就是 0%。





原本能分辨的符號或圖形,一旦放置在數字中,患者也會分辨不清。

視覺意識丟失

爲了判斷 RFS 到底哪一步出現了問題,研究測試了他觀測不同圖形時的腦電波。測試使用的圖,同樣是條框型的數字或者字母,這次放置在框中的是一張人臉。腦電圖顯示,RFS 在看見人臉時,會有明顯的腦電模式。而 人臉無論放置在字母還是數字中,都會出現相似的腦電波。這說明, RFS 的大腦是正確地接收並對人臉做出了反應的,但爲什麽數字中的臉,RFS 就看不見了呢?

人臉放置在字母或者數字中,病患都會出現類似的腦電波。這說明兩種條件下他的眼睛都看見了臉,並且大腦還處理了這部分資訊。

研究者認爲這是他的視覺意識這一步出了問題,「這代表著 RFS 的大腦的確處理了視覺資訊,但是他沒有意識到大腦已經解讀過資訊了。」 論文作者 David Rothlein 表示,而 RFS 看數字時也是如此,他眼睛看見 8 了,大腦接收並處理了 8 的視覺信息,但在最後一步,供給視覺意識的神經出現了問題,因此他無法感覺到這些處理好的資訊。

目前,研究者們還沒有參透看不見數字這一奇特現象的具體機制。有一種推測是,RFS 的語義記憶出現了問題,這種記憶通常和常識相關,尤其會影響字元聲形的認知。「也不排除 RFS 這一塊針對 2~9 的語義記憶出現了差錯,」Rothlein 說,總之,要找到具體的疾病根源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

不過,大家也不用擔心在這期間 RFS 怎麽閱讀數字了,貼心的研究人員爲他專門設計了一套新的數字形狀系統,專門指代 2~9,只不過這個數字表,似乎還要動點腦筋才能學會。
 

圖片來自論文或研究團隊

原始論文:

Lack of awareness despite complex visual processing: Evidence from event-related potentials in a case of selective metamorphopsia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