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我一輩子照顧你!為愛妻買最愛燒餅當早餐,體力不支當晚急診走了,妻:謝謝你愛我到最後!

yh 2020/06/12 檢舉 我要评论

這樣的感情真令人羡慕啊!到生命的最後一刻仍想著妻子,想為他買早餐,這是多麼深的感情啊。好羡慕,同時也惋惜,希望在天堂一切都好!

17歲那年,我爸在阿里山開大卡車被落石擊中身亡。媽媽聽到噩耗,嚇傻了。我趕上山,救難人員說得等法醫驗屍,遺體要等到隔天再運下山。我和爸爸蓋同一條薄被,我在他身邊安穩睡了一夜。那之後,我再也無法輕鬆入睡,只要室友還沒睡,或是有一點點雜音,我就睡不著。

大二認識建甫,很快,我就知道我會嫁給這個男人。那次約會,他帶我去臺北逛老書局,坐火車回台中的時候,我竟然靠著他的肩頭睡著了。

請繼續往下閱讀...

婚後,他一直對我很好。我們有了車子、房子、2個孩子,一切看似完美的時候,6年前,他因為頭痛就醫,一檢查,竟被宣告腦癌末期,醫生研判生命只剩3到6個月,就算開刀成功,最多1年半。

▲2人1995年的婚紗照。

建甫選擇與腫瘤和平共處,不開刀。親友聞訊,一個個都哭了,反而是他忙著安慰大家。我沒見他哭過,無論發生什麼,他都不嚷嚷、不對抗,他說:「末期是醫生說的,是醫學上的統計,身體是我自己的,我的感受我最清楚,我覺得自己還行。」腫瘤逐漸長大,壓迫到視神經,他看出去的影像變成扭曲變異的景象,他便逐漸適應那扭曲的世界;腫瘤壓迫到臉部神經,一邊的臉垮了,他便用手將那一邊撐起來,奮力擠出微笑;後來連走路都不穩了,平衡感漸失,他便在我的攙扶下,重新學習在奇異星球步行的感覺。

撐過醫生預估最多1年半的期限時,我鬆了一口氣,心想:閻羅王大概漏看了生死簿,我們得低調活著。

但壓力讓我再也無法好好睡覺,每天都要靠安眠藥。近一年,隨著建甫惡化到完全無法步行,我得使勁搬他上床、如廁…,我摔了好幾次,手腳都受傷了。一次,我買來醫療床,好不容易把房間櫃子搬走,賣力把床組裝好搬進去後,我累得在醫療床上睡著了。不知道睡了多久,醒來,只見建甫在隔壁的床上凝視著我。我問:「你剛剛在想什麼啊?」他說:「我好想過去為妳蓋被子。」

▲這是劉建甫從小抱到大的小豬,跟他一起入殮火化了。盧佳蕙說:「我剛認識他時,覺得這個每天抱小豬睡覺的男生好可愛。」(盧佳蕙提供)

去年10月16日,建甫走了。他走得安詳,我就安心了。

很難忘記他神識清楚的最後一天。那天,孩子在家,建甫早起,竟要求孩子用輪椅把他推到汽車那裡,他幻想自己上了駕駛座還能開車。兒子跑來叫醒我,我唸了建甫一頓,「早說過,你不可以再開車了!」他一臉無辜,「其實,我只是想去肯德基買妳最愛的燒餅套餐,這樣,妳一醒來就有最愛的早餐可以吃了。怎麼會變這樣?我本以為這會是完美的一天。」當晚,他就送急診了。

建甫追我時,曾說要照顧我一輩子,原來,說的是他的一輩子,不是我的。但即使在體能喪失的最後一刻,心意沒變。謝謝你,真的真的愛我到最後。

用户评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