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新冠確診患者」住院6周,賬單超臺幣5000萬元!網友驚呼:嚇暈了!

阿吖 2020/10/09 檢舉 我要評論
新冠肺炎是個讓人難以預料的疾病,美國患者馬紮拉住院六周才得以死裡逃生,但醫療費用高得嚇死人,超過新台幣5,000萬元。路透

都說最乖的一張床就是醫院的病床,今年是特殊的一年,新冠疫情肆虐,在美國感染人數更是只增不減。有一位美國的確診患者,他的醫療費用竟然高達5000萬台幣!

是個難以預料的疾病,因為有些病患症狀輕微、甚至無症狀,但也有些病患因器官、心血管系統,及免疫系統所承受的折磨而病故。像馬紮拉(Salvatore Mazzara)這類長期病危的患者,總共住院44天(包括待在加護病房23天)才出院。

保險公司收到治療馬紮拉的帳單總金額約為188萬1,500美元(新台幣5,408萬元),但保險業者認為,其中約86萬7,000美元有爭議。減去保險公司商定的價格折扣額後,目前的賬單仍有178,200美元(新台幣513萬元)。這不是最終的金額,可能還會有變。馬紮拉一家要負擔多少錢,於他們的保險給付。

華爾街日報(WSJ)記者採訪馬紮拉本人與其妻兒,以及西奈山醫院的醫生與工作人員,帶讀者一探馬紮拉住院治療的情況。全美各地的醫院都謝絕訪客,以免新冠病毒蔓延。在獨自踏入醫院前,馬紮拉對他太太說,你很快就會見到我。馬紮拉太太很害怕,她暗忖:「我還見得到他嗎?」他最終活了下來,但住院時間長達六周。

當馬紮拉進到急診間,醫生馬上診斷出他感染新冠肺炎。現年48歲的他,肺臟、心臟和腎臟正在快速衰竭。為了維繫他的生命,醫生嘗試了實驗性藥物與測試其他治療方式。

起初,醫生很快給他開了抗瘧疾藥物羥氯喹(HCQ)。西奈山伊坎醫學院傳染疾病部門主管阿伯格說,該醫院最後在4月24日停藥,因為研究顯示HCQ藥效甚微,且食品藥物管理局(FDA)警告,有報告顯示HCQ會對新冠患者帶來嚴重的心律問題。FDA在6月中旬撤銷了3月底時對HCQ的緊急授權。

馬紮拉在4月7日晚間按下緊急按鍵,警示他的症狀危急,醫生火速趕到他的床畔。見到眼前這個血氧濃度極低的病患,情況雖危急卻又能說話,醫生備感困惑,因為出現這種症況的病患通常會意識模糊,且因過於痛苦而無法說話。

醫生為馬紮拉戴上呼吸器並使用大量鎮定劑,然後送進加護病房(ICU)以加強照顧。使用大量鎮定劑,雖能讓患者免除在喉嚨插管時的不適,但也對他們帶來譫妄、昏迷等神經系統的併發症。

馬紮拉進加護病房的第一天,醫生就開了新的處方箋:瑞德西韋。醫生讓馬紮拉參與這個藥物的研究計畫。但在加護病房第三天,馬紮拉的腎臟開始衰竭,這是甚少人知的新冠肺炎併發症。這種腎臟功能 使馬紮拉難以繼續使用瑞德西韋;因而被迫退出這項研究計畫。

在進到加護病房的頭10天,醫生用藥物治療馬紮拉的腎臟 ,並用側臥或俯臥的方式來幫助他的肺。此時他仍需使用大量鎮定劑。在沒有洗腎的情況下,他腎臟的情況慢慢好轉;他的肺部也逐漸改善,但他仍需呼吸器來幫助呼吸。

後來他的心跳突然停了。心跳停止雖然短暫,但他心臟的肌肉卻開始顫動,也就是心房顫動。重症加護醫生說,病危的患者通常心臟會出問題,這是對壓力的一種反應。

醫生用電擊去顫。馬紮拉先是戴上呼吸器,但為了避免長期使用呼吸器所帶來的健康風險,後來醫生又改用氣切的方式,直接從他喉嚨開的孔洞輸入氧氣。於是,馬紮拉就可施打較少的鎮定劑,也拿下了呼吸器。

醫生聚焦於改變馬紮拉的用藥,努力喚醒他。終於有所回報。醫生要求馬紮拉握緊她的手、動動腳趾。他都照做了。馬紮拉隨即離開加護病房,並換到另一個樓層,在這個樓層的工作人員會幫助患者擺脫輸氧設備的倚賴。

在離開加護病房一周後,馬紮拉終於在34天後再次自主呼吸。他開始接受物理治療以恢復體能。馬紮拉在5月18日終於出院。馬紮拉太太向前抱住她丈夫,並哭了出來。

醫生開給馬紮拉出院要服用的抗凝血劑,這是給新冠肺炎患者的預防性藥物,但這也引發了另一個未知的問題。醫生認為,新冠肺炎帶來的發炎症狀,會導致血液凝固,進而造成中風和肺栓塞。他們知道這種藥有效,但不確定要服用多久,「我們不知道要何時停藥」。

有時候我們拼了命的去賺的錢甚至不夠生一次病所花費的,有一個健康的身體是對自己最好的投資。疫情期間要更加注意衛生安全,為了他人的健康也為了自己的安全,出門時要佩戴口罩。新冠病毒並沒有消失,防疫工作仍然不可鬆懈。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