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住民宰殺穿山甲!檢為保育動物發聲 列「3大理由」1108字上訴…仍判無罪 網友:不要種族歧視!

yh 2020/06/22 檢舉 我要评论

▲原住民宰殺穿山甲無罪,檢方洋洋灑灑地列三大理由提上訴,仍遭駁回。(示意圖/與本案無關/新北市動保處提供)

記者陳羿妏/高雄報導

這不明顯種族歧視嘛!不能殺害野生動物的呀。還判了無罪,真不知道是不是又思覺失調,我們來看一下吧!

屏東一名排灣族彭姓原住民於2017年9月3日上午在大漢山道設置鋼索陷阱,宰殺穿山甲後,再將穿山甲的鱗片、肉體分割,被依違反野生動物保育法起訴。先前屏東地院判彭無罪定讞後,檢方為保育動物,氣憤列出三大理由、1108字觀點,要求法官改判有罪。不過,高雄高分院仍維持原判。

判決指出,2017年9月3日上午彭男前往大漢山道採野菜,並且設置捕獵陷阱,捕獲穿山甲後,再拿出番刀將穿山甲鱗片割下,肉體甚至一分為二,與友人共用,孰料,返家途中遭巡邏警察查獲,整起事件才曝光。

彭男辯稱,抓穿山甲是為了自己食用,鱗片則是當作裝飾;彭的辯護律師則說,案發地點為屏東縣春日鄉,這邊屬原住民族地區,彭男僅供家人食用,並將鱗片作為傳統服飾裝飾才宰殺穿山甲,屬自用非營利行為,另外在原住民族地區獵捕野生動物,是原住民族基本法第19條所容許的行為,應排除野生動物保育法的適用。

對此,檢方不服無罪結果,列出三大理由:

第一,首應考慮到的是生命的不可逆性,野生動物一旦被過度的捕殺,將可能導致族群減少甚至滅絕之可能。

第二,生物棲地的縮減以及發展的困難更勝於原住民傳統文化消逝的速度,動物不是人,牠們不會也無法向人類大聲怒吼,爭取自己的權利,牠們無法上街抗議,牠們也無法表達族群的困境,牠們唯一能做的,就是用自己冰冷的屍體來表達無聲的抗議,但原住民傳統文化,還有人願意發聲,願意傳承,還有其他的方式得以繼續傳誦於後世,但動物死了就是死了,不會活過來,族群滅絕後也不可能復原,而在現代這樣過度開發的環境中,野生動物族群是否能再生回到過去的榮景也很難說,所以在兩個價值的取捨上,應多保護野生動物,況且法律並非不給予原住民獵捕的空間,只要依法申請就可以獵捕,而此規定也是原住民族群早已瞭解的規定,但你沒有依法,就會發生更嚴重的價值衝突,在此情形下,傳統文化與動物生存權兩相抗衡時,更該受到保護的應該是更稀有的動物而非傳統文化。

第三,若認為依基本法第19條,開放原住民得以自用目的而無限度的獵捕野生動物,無非是開啟原住民獵捕的大門,要證明非自用的難度相當高,不論是真的自用或不肖民眾為販賣而獵捕野生動物後不慎為警逮捕,但一切只需在審判中抗辯自用,即有很大的可能獲得無罪判決,此種解釋方法形同給予原住民特權,不論是依照傳統習俗的打獵或是不肖民眾的違法打獵,均不會受到法律的制裁,這樣的結果並無益於原住民傳統文化之保留及傳承。

不過,法官提到,野生動物保育法中「台灣原住民族基於其傳統文化、祭儀,而有獵捕、宰殺或利用野生動物之必要者」,包括原住民在原住民族地區基於非營利,僅供本人、親屬或依傳統文化使用,獵捕、宰殺或利用野生動物等行為是容許的范圍,因此與原住民打獵時是否得向政府申請一事無關,最終以檢方上訴無理由,維持無罪定讞。

用户评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