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以接受!殺警犯判無罪首度對李承翰道歉:「 我沒有針對警察 我對他很抱歉 」 網痛批:法界只想把精神病院當監獄!

yh 2020/06/26 檢舉 我要评论

▲經濟壓力與照顧憂鬱的妻子,使鄭再由(中)罹患思覺失調症。他曾服藥控制,卻因窮困無法持續就醫而復發,是他刺警的原因之一。(圖/鏡週刊提供,下同)

圖、文/鏡週刊

難以接受呀!這就是殺人償命的事。你裝瘋賣傻就想抵命了麼!法官都怎麼了?你們是瞎了麼。新聞一發也引發網友的強烈不滿。覺得人面獸心太能裝!

台鐵殺警案嫌犯鄭再由因罹患思覺失調,於一審獲判無罪。判決結果激起千層波浪,除高層政治人物的「錯愕、失望」、要求上訴,網路上更有無數「裝神經病就無罪」的譏諷。

「瘋」和「傻」能否喬裝?深入鄭再由的人生,發現逃不出的貧困、漏洞百出的社會安全網,可能更是這起「犯行」的因數。

清晨驅車前往台南看守所,大雨滂沱。或受疫情影響,來探望的人少了。接見大廳未亮全燈,潮濕而灰暗。坐在椅子靜候。耳邊傳來一陣細微、間歇性且持續不斷的嗶嗶聲。抬頭見一位中年婦女欲送會客菜。她帶了蔬菜魚肉乃至水果,用透明塑膠袋各分裝成一小包,於磅秤秤重。

中邪刺警 被當狡詐偽裝

限重是2公斤,但她帶得那麼多,拿出一些,又放回一些。反覆又反覆,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她忍受刺耳,卻始終沒在2公斤內維持想像的均衡。

均衡那麼難。14窗口內的鄭再由穿著陳舊汗衫,頭冒白髮,面有風霜。眼神並不可怖,是路上尋常可見的中年男子,而無刑警口中罪大惡極者常有的「下三白眼」面相。但2019年7月3日,他在北上的火車,刺殺一位年僅25歲的鐵路警察李承翰。

鈴聲響,他舉起電話,聲音溫和。問是否知道我的來意?「律師有說。」提及往事,皆能清楚傳達,只是遲緩。問及為何於火車上刺警?「我中邪了。」鄭再由說:「我很無辜。他們一直在弄整人遊戲,要殺我。」

見鄭再由前一天,這起案件於台南高等法院進行二審,鄭再由亦說「我中邪」。自一審審理起,「中邪」是他對自己行為的一貫理解與說法。但無辜那麼刺耳,當由殺人者口中說出,中邪對被害者即是藉口、是狡詐的佯裝。

「可是我沒有針對警察。」會客窗內,鄭再由雙眼快速眨閃,急切覆述:「有人要殺我。但沒人幫我。我只是被嚇到,我也對他很抱歉。」

李承翰被害當天早晨,鄭再由曾慌張前往警局報案,告知自己有筆保險金將到期,而有3位朋友想害他。因他情緒激動、語無倫次,警察通知家屬來接。女兒鄭欣如(化名)告訴勸鄭再由回家,「但爸爸不肯,一直說遇到事情要處理。」鄭欣如求助警察,「警察也只是叫我帶他去醫院。但他說他沒病。」

僵持不下,她騎車尾隨鄭再由,卻因車潮而走散。鄭欣如回家等候,渾然不知父親接著去了社會局、去保險公司解約,甚至去了議員服務處求助。

鄭再由所到之處接觸的人都覺得「他很怪」。但沒人理會他不斷重述的「有人要害我」。儘管解了約,他仍相當不安,至小北百貨買了兩把刀綁在腳踝防身,並再次去警局報案。這一次,警察仍只是安撫他,就請他離開。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户评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