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時的他們相知定情!相識66年卻「65年沒有聯系」,因「一封信件」重逢訂終身:你依舊是我今生的新郎

阿吖 2020/11/25 檢舉 我要評論

緣分是一種奇妙的東西,

不管相隔多遠,他都能讓兩個人在某一天相遇。

所有的不期而遇都是緣分的開始。

有一對夫妻,相識66年卻有65年沒有聯繫。兩小無猜的他們受到了命運的青睞,

終於,他們因一封信、一次旅行重逢了。

11月17日是徐桂生與妻子徐克俊結婚周年的日子。

他們相識66年,但有65年兩人沒有聯繫,直到2019年一趟旅行、一封信,徐桂生與徐克俊重逢相許。

1954年,徐克俊和徐桂生兩人第一次見面,那時是小學五年級,徐桂生11歲,她10歲。兩人相遇在兩小無猜,還不知情為何物的時代。

徐克俊的母親正好是他們班上的導師,導師常請徐桂生將厚重的作業本送到徐克俊家。

徐克俊曾在回家途中被野狗追,害怕一個人走回家,但徐桂生送作業的日子,野狗、水蛇都不再是困擾,

徐克俊回憶,「徐桂生走在我的身後,我特別開心和有安全感。」

自小就有文采的徐桂生曾寫一篇名為「背影」的短文:

「放學回家,妳的母親要我幫她捧些作業回家改,妳在前面蹦蹦跳跳走在田埂上,活潑天真又可愛,我捧作業沒有辦法跟妳一起蹦跳,只好慢慢的跟在妳後面,悄悄地將妳背影看個夠。那一刻,我真的很希望慢慢的走在漫漫長埂上,一直走下去,沒完沒了的走下去」。

童年美好的印象,就這樣一直保留在彼此的心底。

隔年,小學六年級,徐克俊搬離鳳山,這一別,就是65年。

兩人各自念書、畢業、立業、成家。徐克俊離開鳳山,輾轉臺北縣,台南,嘉義。

省立護專(今天的國立護理健康大學),畢業後,1968年遠赴美國,一住就是半個世紀。

成家,就業,育兒。但徐桂生的身影,偶爾掠過心頭。

徐桂生後來從文化大學新聞系畢業,進入聯合報系工作到退休。筆耕、著作,2017年還獲中國文藝學會的文學獎殊榮。

2019年,徐桂生的愛妻已離去三年,徐克俊的先生也已有兩年半,兩人從悲戚中逐漸緩和過來。

去年,徐克俊決定參加徐桂生和親友同赴昆明大理的旅行,寫封信給徐桂生,

信裡寫到「幾十年不見,豈止是 「惜別君未婚,兒女(孫)忽成行」。我們是紋滿面,髮成霜。記憶中的桂生還是小時候瘦長挺拔,平頭短髮,臉色紅潤的小帥哥。五,六十年來我們有各自的快樂和憂傷。這兩年,我試著不去傷春悲秋。見到你,帶給我的不僅是逝去青春年華的追憶還有更多的感慨。希望那天相見,不至於 「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

收到信的徐桂生回信:「即便是淚眼,也是快樂的淚水。」

徐桂生和徐克俊相互療傷,兩人都喜歡旅行、攝影,過去一年半,

足跡遍及昆明,大理,香格里拉,海南,聖地牙哥,乘郵輪遊墨西哥西岸,華府,若不是疫情,

他們現正在環遊世界的郵輪上,而且兩人早就擬好環遊世界107天的寫作計劃:《107個日出日落》。

滿頭華髮的徐克俊與徐桂生攜手重組家庭,雖不再青春年少,

但各自存積了可過舒適晚年的老本,而且徐桂生還燒了一手好菜。

兩人幾乎沒有調適期,好像從未分離過。

徐克俊與徐桂生再次重逢,又都鰥寡多年,年少時那份純真的甜蜜,發展成相濡以沫,以伴餘生的真實。

大時代的愛情壯闊波瀾,真實、有心的愛情一樣動人銘心。

「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闊別了半個多世紀的愛情令人感動,

久別後的重逢是他們新緣分的開始。

這65年他們彼此經歷了太多,成家、立業、育兒,

如今歷經滄桑的彼此終於再次重逢,這樣的畫面怎能不讓人感動。

兩人彼此相望時,往事一幕幕的湧上心頭。雖然之前只有一年的短暫相處,

但這卻是一生難忘的回憶。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